鹿沉,眠无声。

【自省,慎独;病疾,羡妒。】
日lof超过三条拉黑。
QQ:2912931327,扩列随意。
盗笔/D5/水彩/语c。
初二党,长弧。

【邪盟】【原创】《潘多拉之上》 第一章 下

  王盟不禁想去回忆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。

  但记忆却是一片空白,根本不给他回想的机会。

  “……是我冲撞了您,请原谅我的不敬。”王盟微微颔首,棕色的小卷毛遮住了他的视线,“请您息怒。”

  该死啊该死,王盟你都干了些什么……他在心底有些烦闷地想。眼眸染上淡淡忧郁——还有水雾般的迷茫无措。

  “并无大碍……听说你身体很不好?”吴邪轻轻摇头,转身拿过一件玉色的缂丝长披,抖开替王盟披上,还细心地系上了带子,“我这里有一些药,你可以喝一些。再加上我会对你的饮食调理调理。”

  “是的,从我当上王位候选者的时候我就很虚弱。”王盟点了点头,不知在思考什么,“……嗯,那就麻烦您费心了。”

  王盟还小的时候,就听见他的父亲一遍又一遍地向他强调,这星球的王永远都是他。那个时候的王盟根本什么也不知道——权利,人心,贪婪。

  ——那时至少还没有变成现在的分裂局面。

  在王盟成年的那一年,特里斯家族反叛。那场来自于第四轮明月的红莲狱火,烧死了王盟的父亲,也烧死了王盟的曾经鲜活的心。

  他因为来自地狱的业火虚弱无比,哪怕是海洋轻柔的钴蓝海风也会让他发冷颤抖。

  面对一个四分五裂的星球,他要面对无数的敌人。

  “你走神了。”吴邪轻轻拍了拍王盟的头,顺势揉了一把他柔软顺滑的卷发。“你需要继续休息吗?如果需要的话,我现在就会出去。”

  “暂时是不用的。”王盟垂下细长的眼眸,“您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‘月亮湖’的湖泊?”他太累了,需要休息。然而,他的命运似乎并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  “……并没有。”吴邪诧异。他为什么会问起这个?

  远处的星辰灿若宝石,王盟呆呆地望着窗外,不知道在思考什么。他眼中沉郁着万里星海,然而在这时却染上了夕阳的余晖。

  王盟暖棕色的卷发在夕阳暖茸的余晖中闪着柔和的光芒,给他平添几分柔和的气息。

  水珠晶莹,轻轻敲碎他心底万丈深渊。

  王盟有些虚脱地靠在软垫上,吴邪有些担忧地望着他,向他投去了目光。

  “……我并没有什么事情,您如果还有什么事情的话,可以先去办事。我不用您牵挂在心上,我只是稍微有些疲倦。离开家乡的感觉可真是糟糕,我可不想再体验一次了。”王盟仿佛用尽最后的力气,颤颤巍巍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“真是给您添麻烦了……这几天我会去研究该怎么回到我的地盘的方法,您不用担心的。”他垂下眸子,淡淡的忧伤阴影轻轻笼罩着他,“我先睡了……如果没有什么关于我的事情的话。”

  “叫我吴邪就可以,不必用尊称,那样我觉得都是些麻烦的礼节。”吴邪对于王盟的礼貌却不在意地笑笑,“一会儿我会去把药端来,如果你睡着了,那么我就端回去,毕竟不能吵醒疲倦虚弱的你。”

  “……麻烦了。”王盟点点头,随即倒在软垫上,疲倦向着他席卷而来,卷发轻轻在丝绸上蜿蜒,那双眸子现在充满无奈。“……”

  “晚安。”吴邪缓缓走出房间,顺手拉灭了那盏拥有橘红灯光的小灯,“好好休息,不要勉强。”

  回答他的是无尽的沉默。

  他轻声叹气,却眼含笑意。

  ——这就足够了,让他安静地睡着吧。毕竟他太疲倦了,不是吗。

  吴邪端了一杯咖啡,裹紧了身上不知什么时候披上的西装,穿过幽深的长廊,向着主宫走去。

  月光如水,铋晶体独有的绚丽色彩折射在他玉白笔挺的西装上。

  一切都那么空旷,死寂。

  而这位新客人,却燃起了他枯萎的好奇心。

评论
热度(17)
©鹿沉,眠无声。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