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沉,眠无声。

【自省,慎独;病疾,羡妒。】
日lof超过三条拉黑。
QQ:2912931327,扩列随意。
盗笔/D5/水彩/语c。
初二党,长弧。

【原创】【邪盟】《潘多拉之上》

全员性别模糊化处理高亮√
我爱上了这个设定√
幽灵王子吴邪×贝类之王砗磲王盟。
有大量晦涩暗示√

  六轮明月当空,湖水荡漾,星光闪烁,熠熠发光。

  银白雾气萦绕,年轻的王缓缓走过浅蓝色的沙滩。细长白皙的腿被折射上翡翠叶子碧绿的光芒。

  他垂着细长的眼眸,眸间颤动着水珠晶莹。他纤长的手指轻轻揉着带着细细红晕的眼角,身上还挂着些许水珠。

  身旁无数人跪了下来,淡蓝色的细沙被扬到空中,然后与海风缠在一起,久久不散。

  宝石铺成的道路蜿蜒连绵,一直到他脚下。

  他缓缓低头,棕色卷发轻轻垂下,余光瞄着手捧海螺皇冠的女使者。

  “您必将加冕为王。”身材窈窕的女使者恭敬地退了下去,他站起身,轻纱飘扬。

  ——这轮明月的希望,全部压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  “都退下吧……小啵,你和我来。”他有点儿烦躁地摆了摆手,向来好脾气的王也经受不住疲劳,“明天去‘温室’访问,是不是?”

  “今天是您正式继承王位的第一天——息怒,王。”他不耐烦地攥着玛瑙盘珠,哗啦啦的声响被海风淹没,“那……在下告退了。”

  “小啵。”他轻轻唤着一身雪白的男子,那人小心牵起他的手,在上面轻柔印下一吻,“我想,我应该回到主殿里。”尽是些麻烦的礼节,他这么想着。

  “那儿太冷了,会让您着凉的。”轻声细语落在他的耳朵里,还没等小啵扶着他起来,他已经跑出去很远,“王,您在干什么?!别跑了,海风对您虚弱的身体没有好处!”

  “小啵,你这未免太过于麻烦了。我只是想赶快赶回主殿,明天还要早起呢,更何况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有处理!”他索性摘下笨重的海螺皇冠,随手一扔,“这种东西太麻烦了……只要我在,这星球的王一直都是我——小啵,走了!”

  “哎不是……您等等我啊!”小啵抓起被摔在地上的皇冠,匆忙揣到怀里,向着他跑去。

  ——分割线——

  葱白手指轻轻捻着盘珠,他半阖着眸子,望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人。

  “你背着我干了什么事,你觉得我不知道吗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又缓缓吐了出来,“我只是觉得,既然作为统领,就要管理好自己的地盘,难道不是吗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声音不带任何情感,“王盟,你是时候该长点儿记性了。”

  “放肆。”名唤“王盟”的年轻的王露出一个淡笑,眼眸中有暗流涌动,“直呼我的名字……啊,我其实不介意特里斯家族换一个统领的。”

  “即使你继承王位,也不能掌控什么。这个星球本来就属于我,难道不是吗。”跪着的人站起身来,抚了抚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“只不过是个假象,而我,则会将这假象刺破。”

  “我等着。”王盟依旧有点儿不在乎,“温特尔,现在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  “那么下次再见。”温特尔挑衅般露出一个微笑,“如果想要稳住你的王位,你可以和我联姻,这并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“你在和我开什么玩笑?”王盟轻笑几声,“联姻?这不可能的。”

  他相信,他自己完全可以统领这个雪白的美丽星球。谁都无法阻挡他的脚步。

  目送那人走远,王盟伸手按了按太阳穴。

  他生为王,而命如蜉蝣。

  ——分割线——

  他费力地睁开眼睛,环顾四周。

  ——一片熟悉的雪白,但缺少灵动和生气。

  这是哪儿?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不是他所统领的白色星球。

  五轮明月撒下白银月辉,王盟从柔软的软垫上爬起来,警惕地望着那扇虚掩着的木门。

  “醒了呀。”玉白色长纱扬起,轻轻拂过王盟的面颊。他眯起棕色的眸子,细细打量着眼前人。“或许你可以再睡会儿。”

  “不必。”王盟有些费力地站起身,结果又倒了回去,“……拉我一把。”

  他轻笑一声,一把将王盟拉了起来,搂在自己怀中。“离了故乡就这么脆弱吗……不过没关系,这儿会把你伺候得好好的。”

  “你是……”王盟皱起眉,他扯开搂在他腰上的手,并拉开了一段距离。“我们并不是很熟。”

  “那你肯定熟悉我的名字了。”他继续保持着微笑,“我叫——”

  那两个字被轻声吐出的时候,王盟觉得自己要崩溃了。

  “我叫吴邪。”他笑着这么说道。

  吴邪,六轮明月之主。

  王盟觉得他又开始头疼了。
  

【对不住了我其实想写这个!吚吚呜呜王盟他真好。】
  @西米露 给太太的文!!

评论(6)
热度(17)
©鹿沉,眠无声。
Powered by LOFTER